主页 > G艺生活 >公民的摇篮——法国高中哲学教育观察

公民的摇篮——法国高中哲学教育观察

来源:G艺生活 2020-06-18 18:46:00

——「如果国家不存在,我们是否会更自由?」(Serions-nouspluslibressansl』Etat?)

——「为了迈向未来,是否必须遗忘过去?」(Fautiloublierlepassépoursedonnerunavenir?)

——「历史的客观性是否以历史学者的中立为的前提?」(L』objectivitédel』histoiresuppose-t-ellel』impartialitédel』historien?)

这些是法国高中生在攸关大学入学的毕业会考(baccalauréat)中可能遭遇的哲学考题。

自拿破仑时代起,哲学即被法国列为中等教育必修,也成为创始于1808年的高中毕业会考的科目之一,续至今日。现在的法国高中生,不论是文组、经济与社会组、自然科学组,在高三那一年都必须修习哲学课程;在六月份的会考中,首先迎接的挑战就是哲学。

为何法国的高中毕业生必须通过哲学会考?更根本的提问是:为何法国人需要哲学教育?与其就「何谓哲学?」的学科本位来回答这个关于教育目的的大哉问,不如从其高中哲学课程与会考的内容来思索。

在一年的哲学课程中,法国高中生将面对从古希腊至当代的思想巨擘。但高中哲学课并非哲学史教学,教师与学生将从哲学家的思辨经验中,讨论各种概念,如:主体、理性、自由、信仰、慾望、语言、正义、国家、工作……等。

哲学教师的任务,在于帮助学生「学习哲学思考」(apprendreàphilosopher)甚于哲学知识的传授。

如果将哲学教育定义为「教授哲学」(enseignerlaphilosophie),那幺哲学课程就会被设计为:透过对哲学经典着作的学习,清楚地勾勒出某些出没于哲学史的概念,并让学生据此练习书写。但哲学教育并非为了培养哲学专业工作者,而是培养思辨问题的能力。

哲学,是在思想的常与变中、在与人性有关的基本概念与问题中,创造问题化(problématisation)、概念化(conceptualisation)与论证(argumentation)的过程。法国高中的哲学教育,目的在于让学生发展问题化问题(自我询问,形成问题意识并架构问题性空间)、概念化概念(定义概念并标誌界线)、就主题与其对反面进行论证(合理地建构与解构)的基础能力。这是包含阅读、书写与论辩的複合能力。与其说学生从哲学课习得「哲学家说了什幺」,不如说他们参与了一次次的哲学创造过程。

既然哲学教育是培养学生进行问题化、概念化并加以论证的能力,四个小时的哲学会考,自然不是卖弄文笔的作文比赛,因为这有浓厚的知识性;也不会是博学强记者胜的读经检定,因为这是奠基于哲学知识的综合创造力展示。

此外,我们由历年的考题可以判断,法国政府不希望哲学教育与现实脱节——既然哲学是思考与人性有关的基本问题,哲学教育当然可以很当下、很本土、很政治。

学生经由哲学课的洗礼,培育了人文条件、训练了公民视野。他们在哲学教育中参与了如探险般的问题化、概念化与论证过程,学会了独立思考(penserparsoi-même),发展了理性判断下的批判自由,并以之关怀个体与世界、他人、自身关係的意义。

他们更练习运用理性,以了解这个複杂世界的经济、社会、文化、伦理各面向的挑战与取捨,并投身必要的公共辩论与政治抉择、积极参与各种型态的民主生活。

哲学教育的人文陶养,将带出富有知识性与理性能力的公民关怀。我们可以看到各种领域与阶级的法国人都习惯对公共事物表态,而且是雄辩滔滔地表态。很多法国人可以接受一个人不幽默,但无法接受一个人没想法。

不论是对私人品味或公共政策表达观点,法国人总习惯说出一套道理来;但他们不是为说话而说话,也不只为了说出「我们在想什幺」,而是为了使「思考我们在说什幺」、「明白我们在说什幺」成为可能。这是对于问题化、概念化与论证的知识性要求,让言说具有民主功能,让公民意见有理性沟通的可能。

哲学训练是就基本问题进行思考,这种教育所期待是:公民在参与公共事物时,不停滞在素朴的喜恶直觉上,而能就原则面思考政策的合理性及其取捨之间的代价。

当一个国家的公民多具备将具体事物理论化、原则化的能力时,政治人物或社会运动者对公共政策的权威性就被最大程度取消——他们必须用合乎科学的严谨说帖说服大众,则不可能发生类似马英九「因为一般民众不懂经济学」的傲慢。

根据法国教育部拟定的大纲,哲学课的目的是「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,并建立理性分析座标以领悟时代的意义」,一言以蔽之,就是要培养具备知识性与当代性的公民。因为哲学教育,在法国的高中课程中,显然可见一种对于知识份子的期许。教育所为何事?在文凭与就业之外,我们看到值得台湾欣羡之处。

台湾不只缺乏哲学的传统,更缺乏哲学教育的土壤。法国的哲学教育之所以能担负公民摇篮的责任,是因为教育目的在此。以目前台湾对教育的普遍想像,若将哲学纳入中学课程,只不过是增加一门记忆负担罢了。

参考文献:

《Pourquoienseignerlaphilosophie?》,MichelTOZZI.

《L『enseignementscolairedelaphilosophieenFrance》,MarkSHERRINGHAM.

相关热门推荐